您好! 请登录 注册
图片展示

阿里二选一伤害公平竞争 中消协:法律要保护小商家

关注:8418 发表时间:2017-11-03 19:30:02 来源:三湘都市报

一年一度的“双十一”购物节即将到来,多家电商平台将再次在这一节点冲击年度最高销售额。巨大成交量的背后,平台之间对商家资源的争夺从未停止。


11月2日,在由最高人民检察院《方圆》杂志社、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等机构主办的“电商平台‘二选一’竞争模式:多角度下的法律分析研讨会”上,来自各个领域的专家针对当前电商平台“二选一”这一竞争模式引发的千亿国际官方网站问题,特别是以阿里系淘宝、天猫电商平台为代表的“二选一”经营模式,从多个角度进行法律研判,探讨其限制竞争、损害消费者权益等法律问题,并提出相关行政执法和立法建议。


“二选一”伤害中小商家,破坏契约精神


在电商促销季,“二选一”已成老生常谈。公开报道显示,从2013开始就爆出阿里胁迫商家作出二选一的选择,凡参加天猫促销的商家,必须退出京东的相关促销活动。2017年“618”大促期间,更是出现多个女装品牌在京东活动价不降反升,服装品牌韩都衣舍因为没有调价,其在天猫主会场的位置被沉到了底部,直至调高商品售价之后,其在天猫主会场又被恢复到了核心资源位置。另据疑似商家爆料截图称,天猫小二当时给出商家三个选择:上公告、发微博、下会场,否则将严惩商家甚至停掉在天猫的所有流量。


此外,天猫还要求商家与平台签署“独家合作”协议,协议签署后,商品只在天猫平台上售卖,并关闭天猫之外其他电商平台上的店铺。


全国人大千亿国际娱乐委立法专家顾问、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薛军表示,淘宝和天猫“二选一”的策略侵害了它的潜在竞争对手京东,也侵害了平台内的中小商家。当前在电商立法过程当中,比较忽视对于电商生态平台内中小经营者的保护问题。大的电商平台滥用自己的市场优势地位,把自己商业上的优势转化为欺诈或者欺压平台内经营者正当权益的行为,这一现象需要引起格外的重视。“二选一策略让中小商家只停留在某一个特定的平台上经营,意味着消费者的潜在流量也进一步会聚合到这样平台上去。这相当于剥夺了中小商家进入其他平台获取流量的可能性,这种情况下相对于其他的平台来讲,等于攫取了不正当的商业利益”薛军说。


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认为,一个超级平台企业如果拥有了绝对的市场优势地位,还要使用“二选一”的经营策略,直接侵害了供应商的公平交易权和契约精神。“合同自由是双边自由,平台代替交易双方起草合同,这征求供应商同意了吗?这种合同条款从起草那一刻开始就异化了契约自由,”刘俊海说,“超级电商平台的横空出世,跟供应商相比谁是交易中的强者谁是弱者一目了然,中小商家的弱势地位应当引起立法者、监管者和协会组织的关注。”


“二选一”损害消费者利益,破坏公平竞争


对于电商平台近年出现的“二选一”和其他涉嫌影响公平竞争的行为,业界一直对于是否违反现行法律法规有争论,有观点认为反垄断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都已颁布多年,很多条款并不适用于快速发展后的电商市场。


鉴于“二选一”政策已经影响到正常商业行为的开展,京东与唯品会今年7月曾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将联手抵制“二选一”行为,并称某电商平台滥用市场优势地位裹挟商家,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严重侵害商家的自主经营权和消费者的选择权,扼杀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但上述声明发布后,“二选一”反而愈演愈烈。


媒体报道显示,从2017年8月至10月,至少40家服装品牌相继从京东平台退出。离奇的是,关闭店铺的40多个品牌中的绝大多数,此前在京东的销售额都保持了高速增长。今年1-8月,其中的太平鸟、真维斯业绩同比上涨90%、40%。对此现象,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按理而言,在传统零售业不景气,很多品牌商线下渠道增速趋缓乃至负增长的背景下,这些商家本应该留在京东广开门路才对。


这种现象值得法律人士深思,商家退出京东背后的逻辑是什么?京东所指的“电商平台”有没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国务院反垄断法委员会咨询专家、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王晓晔认为,不能把电商的二选一简单视为正常的商业策略——“我国已经在2008年开始实施反垄断法,这个法律告诉我们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企业即便享有充分的自主权,但是他们没有随意限制市场竞争的权力。”王晓晔表示,电商平台要求商家不参与竞争对手平台的促销活动,甚至要求商家关闭在竞争对手平台上的商铺,这种要求商家在电子商务平台做出二选一的目的毫无疑问是在限制竞争,排除竞争对手。


最高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厅检察官孙加瑞表示,从现有的民法理论来看,“二选一”的模式可以在合同法中找到一些解释。一个合同成立以后,一方想增加交易条款必须经过另外一方同意,另一方有不同意的权力,而如果一方强行采取一些限制措施,就涉嫌违法。现行法律来看,这种行为从法理上确实破坏了公平竞争,损害消费者和其他相关方的利益。


全国人大常委会日前对《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草案)》和《电子商务法(草案)》进行了三审和二审。刘俊海认为,从反不正当竞争法考虑,“二选一”行为是超级平台垄断企业的做法,本质上限制了自由竞争,侵害了同行企业和相关价值链企业中有关利益相关人的公平竞争权益。“竞争是市场经济的活力之源,竞争可以使企业更加优秀,可以使我们的产品质量更好,只有最苛刻、选择权最多的消费者才能催生出最有竞争力企业。”刘俊海说。


作为电子商务法起草工作小组成员,薛军介绍说,正在二审的电子商务法草案其中有专门的条文,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得利用服务协议和交易规则等手段对平台内经营者的交易、交易价格等进行不合理限制或者追加不合理交易条件,或者向平台内经营者收取不合理费用。作为专门规制或者说规范平台经营者的电子商务法,势必要针对于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的经营行为进行法律上的一些规制和定性。


“二选一”损害平台企业千亿国际官方网站形象


消费已连续三年成为拉动我国经济增长的第一驱动力,其中网络零售业的发展更是迅猛。国家统计局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对我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了64.5%,而在千亿国际官方网站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量中,超过三分之一是由网络零售贡献的。


这其中大型网络平台的贡献功不可没,对于消费者而言,天猫的服装品类更丰富,京东的物流更快,唯品会的服装更时尚,因此,不同的电商能够满足消费者不同的需求。但如果最后只剩下天猫一个电商平台,消费者无疑减少了选择权,电商寡头的形成必然让消费者承担更高的购物成本。


专家认为,“二选一”等行为正在成为不和谐之声。“二选一这样的行为实际上贬损了平台企业的千亿国际官方网站形象,特别是很多企业走到一定程度之后,企业家更要承担千亿国际官方网站责任,这不仅是一个道德要求,也应该是企业家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刘俊海说,“超级平台掌握了消费者各类隐私信息,那消费者的焦虑感、失落感就应该引起平台的关注,消费者的幸福感、获得感、安全感离不开平台对选择权的尊重。如果说要建设消费者友好型千亿国际官方网站,一个核心特征就是选择权。”


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国家工商总局竞争执法局原局长宁望鲁认为,“二选一”行为从平台选择来说是一种限制,是对平台之间正常开展商业行为的一种制约,也一定程度上损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商家在电商平台上售假受不到任何处罚,最多就是退货。如果在实体市场上监管部门可以对违法商家处罚,但虚拟市场监管部门执法就遇到困难,电商平台也不会让政府部门直接介入,平台本身又不能执法,从利益上考虑也不会去罚,这些问题都值得引起重视。”


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胡钢表示,行业组织应该发挥督促企业自律的作用,把自律规范标准化。中国的网络市场发展迅猛,这样的格局对于整个市场活力的焕发有促进作用,但如何在发展的同时保证消费者权益和消费者的福祉,需要行业和企业做深刻的反思。(来源:光明网)


不    仅    仅    是                


不   仅   仅   是   一   张   报   纸

湖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湘1001188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湘B2-20080017
ICP备案号:湘ICP备10011883号-24              Copyright @ 2014 三湘都市报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评网